爱彩棋牌首页中西相遇:西式中文活字的技术社会史考察

西式中文印刷在中国的普及应用,是印刷变局与社会变局在世纪之交合流的结果   内容提要:十九世纪以西方来华基督教传教士为主导的西式印刷技术移植,不意遇到了中文活字铸造的瓶颈问题,包括英国伦敦会、美国长老会在内的多家教会投入力量到中文活字铸造事业中来,巴黎和柏林的铸字商也在商业的目的下加盟其中,本文从技术社会史的视角,考察了这一多方力量合力和接力的过程,指出了各铸造主体出于对成本、审美等方面的不同价值取向,导致了中文活字设计路径的歧分,也分析了在此过程中作为中国传统技术的木刻印刷如何从最初被应用而最终被替代的技术原因。最后指出,西式中文印刷在中国的普及应用,是印刷变局与社会变局在世纪之交合流的结果   从印刷术起源的角度来看,中国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印刷传统,不管是以整块木版为单位的雕版印刷,还是以单个活字排印的活字印刷,中国都要领先于世界任何地方好几个世纪。然而,从十九世纪最后十年开始大批量生产并对中国社会变革产生巨大影响的各类型新式出版物,其复制方式,则基本上抛弃了中国固有的技术传统,不约而同地走上了西方机械方式的印刷新路。这个新路从技术社会史的整体来说,并不显得十分特别,它共生于所有后发民族国家在其工业化过程中的趋同性选择,是一种世界共有的社会经济现象,意欲自强的中国近代社会,自不能例外于此   通常而言,后发国家在技术升级的普遍性模式上,是选择采用直接移植的“拿来主义”方式,然而,在其本土化的实际应用过程中,有时不免会遇到水土不服的困窘。十九世纪初开始发端的中国近代印刷业变革,在西方来华传教士的主导之下,就长期处在这种挣扎和努力的处境之中,经由半个多世纪之久方告解决,随后便适逢其时地迎来了甲午战后中国社会的剧变时代,伴随新印刷技术而来的强大文本复制力量,深度参与并改变了中国社会的知识观念和传播环境。美国书籍史学家伊丽莎白·爱森斯坦(Elizabeth L.Eisenstein)在她的两卷本《作为变革动因的印刷机:早期近代欧洲的传播与文化变革》中所提出的关于印刷对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产生巨大作用的著名论断,同样适用于清末时期西式印刷活动在中国社会的角色担当   因此,对西式印刷在中国近代的发生情境与发展过程,我们就应该有更多的深入了解和研究。我们或者应该追问,相比于有独立起源、传统深厚且日常应用广泛的中国本土印刷环境,西式印刷被引进的动力是什么?参与其中的力量因素有哪些?过程之中遭遇到怎样的困境,以及针对这些困境引进者选择的解决路径有哪些?引进者如何考量有传统底蕴的中国受众的接受问题,特别是在中国人一贯重视书法审美的文化前提之下,如何影响到主导方的技术方案选择?中国人为何最终放弃了久习的传统而去热情拥抱新技术?发生这一转变的历史时刻临界点借由怎样的技术准备和社会条件给予?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因近代印刷技术的引进而导致中国出版近代化转型这样相对专门性的学术问题,也有助于从知识社会史的角度认识到近代知识观念的传播如何通过印刷而展开,并最终促成了中国近代社会的整体转型这样社会史方面的宏大议题,同时也能让我们明白虽然生产力从西方向东方的转移与迭代是一种全球性的社会经济现象,但在实际开展过程中会表现出具体情境的地域特异性,需要做具体化、情境化的历史分析   对西式印刷东渐历史的学术性研究,近几十年来颇有成果问世,其中台湾学者苏精教授长期专注于这一领域的探讨,用力既勤且深,成果最为丰富,2014年台大出版中心出版了他的新著《铸以代刻——传教士与中文印刷变局》(以下称为苏著),可视为这一研究领域的集大成式成果,作者大量利用了第一手原始史料,这些史料来源于当年充任印刷变革主力的英国伦敦传教会和美国长老会传教士的手稿和档案,详细地再现了西式印刷中西会面时的复杂情形,“从起源开始,依序探讨他们的中文印刷与铸字工作,勾勒出西方印刷术来华比较完整与清晰的一幅图像”①。《现代出版》2017年第5期发表的曹汝平博士的文章《抉择与启蒙:宁波华花圣经书房及中文金属活字印刷技术》(以下简称曹文),探究的同样也是西式印刷技术东进中国的这一段历史。若就史料的发掘和叙事的明晰而言,曹文并没有超出苏著,但曹文的价值在于将设计史的概念纳入对这一段印刷历史的考察之中,这是一个迄今为止少有人关注的新视角,因而有其独到的学术价值。本文的阐述即主要以上述二位学者的研究成果为基础,史料上有所借用,观点上有所综合,并进行适当的线索梳理和新的观点阐发   曹文开篇第一段就引用了弗朗西丝·巴特勒(Frances Butler)《饱餐图像:平面设计师和饥饿的观众》中的一段文字,用以阐明一个重要历史事实,即在以印刷为中心的平面设计时代,即便到了后现代主义设计臻于顶峰的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依然大量存在着印刷者和设计者身份叠合的现实情形。作者的这段引用,是为了进一步论证在西式活字印刷引进中国初期,那些最初实验金属中文活字印刷技术的人如戴尔(Samuel Dyer)、李格昂(Marcellin Legrand)②、柯理(Richard Cole)、姜别利(William Gamble)等,其实同时也在扮演着活字设计师的角色   印刷平面设计从本质上说,是一项对物质材料、符号元素和工艺流程进行综合调配的技艺,对于书籍设计而言,因其文本主要以文字构成,因而对印刷文字本身的审度与调用,即构成书籍设计中的核心要素。倘若借以用来印刷书籍的活字在字体(字的形体)类型上不够多样、字号(字的大小)层级上不够丰富,就会让设计者生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叹息。当初来华的那些西方传教士们,当他们雄心勃勃于文字事工的方式,开展印刷品辅助福音传播的事业,并起先在马六甲等中国周边,教禁开放以后改在中国本土包括宁波在内的多个通商口岸,纷纷建立起印刷出版机构,准备以西式方法进行中文书刊印刷时,他们所兴叹的中文印刷活字,还不是其数量上少得拙于选择的问题,而是根本上就陷入无从选择的困境。印刷机、纸张和油墨这些西式印刷用的设备和材料,都可以从西方购运过来,只要懂得操作就可以上手使用,不算什么难事,唯独与西式印刷机配套使用的中文活字,乃是西方世界不曾有过的产品,必须靠自己动手从头制起。在异域的中文印刷世界环境中,拿来主义的技术移植遇到了水土不服的第一道障碍   这个障碍无关乎铸字技术本身,从活字的铸造原理和过程来说,西式的字母文字与中国的方块汉字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两者在数量上的云泥之别而带来成本上的过于悬殊。西式的字母加上数字等各种符号在内,统共加起来也不过百余个,而汉字的总量多以数万计算,即便常用字也有六千上下,且笔画多寡不一,十分繁杂,如果按照西方的活字生产工序——先打造阳文钢质字范,再翻铸成阴文铜质字模,然后铸出铅合金活字——一一制作单个金属中文活字,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按一日仅能完成一两个汉文活字铸造的平均进度③,最终达到正常完成印刷一部书籍的活字数量(至少五千常用字),非有上十年的时间而不能见效。超长的时间成本之外,更有金钱上的巨大投入成本横亘在前,这让最初的传教士们多少有点踟蹰不前。设若此时有其他替代的印刷途径可供比较选择,他们一定会乐于加以权衡并考虑是否使用。而就在中国本土,从早自七八世纪起就被中国人发明出来的木刻印刷,此时已经历了近千年的生产历史,在中国乃至包括日本、朝鲜在内的整个中华文化圈内,早已被应用得十分娴熟而普遍,这是一种在原理、技术和材料上与西方通行的谷腾堡(Johann Gutenberg)铅活字印刷都相当不同的复制方法,印出来的文本样貌也不太一样,但就实用性而言,各有优长的中西两种技术在其刚刚会面的十九世纪初中期,一时似乎难分轩轾   早在十六世纪后期的中国晚明时期,第一个来华的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Matthew Ricci)就已注意到中国大地上到处通行的木板复制方式,并很快拿来用于印刷他撰述的宗教和其他知识性著作,他的后继者们还曾用此法印刷过地图,甚至包括有关西方语文的书籍。木活字排印,是中国另一种古老的印书方式,也曾被他们使用过④。他们无不对中国这种相沿已久的印刷技术,衷心称道其简易和低廉。时隔一个多世纪以后,西方基督教世界兴起大规模海外传教热潮,于是有第二波的以基督教为主体的西方传教士纷纷登陆中国,1807年作为这一热潮之下第一个来华的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一开始也与他的西方天主教前辈一样,对迎面而来的中国木刻印刷技术深为折服,并入境随俗全盘“中化”地拿来使用。他参照中国经典著作的印刷标准,刻印了他早期撰述的几本中文著作,他和米怜(William Milne)共同主持的马六甲英华书院,也主要是一个以木刻为主的印刷所,若不是因从中国境内雇佣中国刻工在管理成本上的不可控,他甚至发表文章为雕版印刷的价格低廉而辩护,直至1825年他在回英国期间,因受到他撰写的《中国杂记》(The Chinese Miscellany)一书在英国本地出版居然因无中文活字而无法将其中的中英文字在同一页中夹排的深度刺激,才转变了印刷观念,开始呼吁发展西式中文活字印刷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后继者们继续使用木刻技术印行中文书籍,以下两点事实特别值得注意。其一,应马礼逊要求专业印工协助而被英国伦敦会派遣来华的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是鸦片战争之前和之后都十分活跃的传教士,也是在印刷实践和革新上都成就突出的印刷专家。无论1823年他在巴达维亚创建的印刷所,还是1843年他在上海创建的更为著名的墨海书馆,都夹杂生产了相当数量的木板印刷品。专业人士的专业性选择,证明其时存在于西式印刷机构兼容并举的多种印刷方式中,中国传统的木板印刷依然不失其重要的一席之地。其二,1843年成立的香港英华书院,被视为当时西式活字印刷术在中国的重镇之一,在其出版物目录中,居然也包含三种木刻印刷品⑤,这也从一个侧面旁证了,中国传统的木刻印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有着与西式印刷一争高低的竞争力。以上两点事实,似乎也能说明来华的传教界在对待印刷方式的立场上,并没有特别的畛分中西的主观偏好,而更倾向于一种因地制宜、为我所用的实用主义做法   这种实用主义立场也印证在他们对石印技术的选择上。石印技术由德国人逊纳菲尔德(Alois Senefelder)于1798年发明,是一种利用油水不相混合的原理在特定的石头上书写上版并能原样复制的平版印刷技术。该技术1826年最先被马礼逊在澳门用于印刷单张散页,次年麦都思在他的巴达维亚印刷所尝试印刷图书。麦都思在当地山上找到了适于其印刷特性的石板,也利用他的专业技能找到了随当地气候变化而调制油墨的方法,还通过他的潜心研究突破了原来石印仅用来复制图像表格的局限,而能印出中文字迹清晰的图书,甚至在同一本书中将活字和石印两种技术结合在一起,这些材料和技术问题的本土化、专业化解决,使得巴达维亚印刷所的石印生产力大为提高,超过了木刻而成为该所数量最多的印刷出品⑥。这种经过技术改进的石印技术与木刻相比的突出优势,在于它是以手书上版的方式,从而可以与木刻一样保持书写的原始风貌,但它在流程上省略了木刻写样后还需雕版的工序,直接在石头上书写即可印刷,并且字迹不受木刻刀法的限制,可以收放自如地做到比木刻字形更小,这让它又可以节省纸张用量,因而无论在工序上还是纸料上,石印都显示出了它的成本优势。兼容了木刻的优点却成本降低,这才是西式石印打击中国木刻的致命武器。迨至十九世纪八九十年代西方照相技术被引进到石印中来,广泛用于印刷那些过去士子们买不起的《康熙字典》《古今图书集成》等大部头书籍,既可以原样缩印,又不需要手书劳作,让制作成本断崖式下降,以至于售价低廉到木刻根本无法与之竞争的地步,此时的木版印刷,才真正被排挤出中国主流印刷圈外,而沦为仅为满足少数特殊人群印刷偏好的边缘性地位。这种偏好使得如今扬州的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依然可以一息尚存 爱彩棋牌 爱彩棋牌app 爱彩棋牌手机版官网 爱彩棋牌游戏大厅 爱彩棋牌官方下载 爱彩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爱彩棋牌手机版 爱彩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爱彩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爱彩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爱彩棋牌 爱彩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爱彩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爱彩棋牌app官网下载 爱彩棋牌安卓版 爱彩棋牌app最新版 爱彩棋牌旧版本 爱彩棋牌官网ios 爱彩棋牌我下载过的 爱彩棋牌官方最新 爱彩棋牌安卓 爱彩棋牌每个版本 爱彩棋牌下载app 爱彩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爱彩棋牌下载app 爱彩棋牌真人下载 爱彩棋牌软件大全 爱彩棋牌ios下载 爱彩棋牌ios苹果版 爱彩棋牌官网下载 爱彩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爱彩棋牌 爱彩棋牌二维码 老版爱彩棋牌 爱彩棋牌推荐 爱彩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爱彩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爱彩棋牌手机版 爱彩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